近來因為要帶左邊定期血檢,於是坐小黃的機會暴增。
雖然我討厭搭小黃,但一想到乖兒子坐我那台爛機車穿越街頭會有多緊迫,我也只好認命。



或許是因為職業病(你沒猜錯,我在0204上班),或許是因為天秤座的人際鄉愿,
也或許是因為車內不放音樂又不交談的靜默會讓我興起跳車衝動,所以我總會跟運將聊天。
不過,後來我發現,有時候這些運將比乘客更需要一個窗口交談。



我曾在路邊攔到怪車,那位運將先生把家當堆滿前座,你能想到的生活物品都可以在前座瞄到,牙膏牙刷、換洗衣物、涼被等等,座位底下塞滿垃圾,運將先生邊開車邊抽煙,還不時嗑花生吃魷魚絲。
以車為家?應該是吧!
後來我開始叫車,某個信譽良好的車隊,幾千台車中,我遇到一個軍人退役的運將2次。
第一次他跟我靠腰新婚妻子有多無用,一路是用想在車內燒炭的語氣在對我抱怨:
『我前妻大我5歲,以前我被人笑說娶老妻被壓落底,現在娶一個比我小2歲的老婆,沒想到日子更難過!』
我不太記得他講了什麼細節,但重點是他的家庭不和睦,他過得很痛苦。
幾個月之後,要死不死我遇到他第2次,我故意沒認出他,但他卻一眼認出我。
為什麼會認出我?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前次我有瞎扯安慰他什麼,讓他對我有印象。
這次他話變少,車速變快,他說他連續三天早晚開車,沒有回家,累了就在大安森林公園路邊睡覺。
他說,今天是他兒子生日,可是他不想回那個沒有溫暖的家。
老實說,我聽起來問題是出在這個自以為是的男人。
但是小丸子說得好:光是歌唱比賽就覺得這麼困難,人生這麼漫長,到底還有多少要解決的難題?
我沒資格聊什麼自我必須成長的大道理,畢竟人生複雜,不是自己的挑戰很難過關。
不過,憑著他想要毀滅什麼的衝動,那天晚上,平日半小時的車程,這位老兄10分鐘就飆到我家樓下。



然而,不管是婚姻觸礁、家庭不睦、憤世嫉俗,聽聽倒也還好,況且也不全然負面,大部分的司機還是有禮認真的堅守工作崗位,例如我曾遇過一個從高雄北上開車賺錢的單親媽媽,開車當做交友逛街,放假載朋友到處爬山泡溫泉,看待人生豁達開朗,非常享受她的失婚生活。
可是以機率來說,我真的太常遇到怪司機,有些真得怪到會讓我飆髒話拿槍殺人。
例如:明明叫車時表明帶貓,自願來的司機卻一臉嫌惡,整路機歪我帶飼料上車很臭(林娘,我手上拿的是點滴),窗戶全開單手抓方向盤不說,整路還給我蛇行超速,到目的地之後,居然還莫名其妙罵我三字經。
最近有一個司機也是瞎到爆,上車跳表之後,他載我和左邊去加油站。
因為他說:『我車沒油了,給你兩條路選,看你是要我開到沒油停在路中間,還是你現在跟我去加油?』

不過最經典的一次,莫過於大學時代遇到的那位嗑藥先生。
那次我要去松山機場,一上車沒多久,矮小的運將立刻從前座回頭逼近我的臉,當時我嚇一大跳,完全不知他要幹嘛。
他眼神渙散緩緩開口:『小姐,我看你單眼皮喔?我以前也是單眼皮,我去日本割成雙眼皮,你看,割得不錯喔!你有沒有興趣,我介紹你去日本割?』
一整路他講話都有些語調緩慢,雙眼皮話題持續兩個街道後,他拿出刮鬍刀開始就著報紙剃鬍渣,鬍渣剃完接著剪指甲。
自我整理結束沒多久,他腰間的嗶嗶摳乍響,我不懂為什麼他堅持把機子交給我要我看是誰摳機,不得已的情況下我把號碼報了一遍。
沒想到他接回機子之後,忽然停車。
當時接近傍晚,天色些微昏暗,但不至於伸手不見五指,這位怪司機竟然走出車子蹲在大燈前看摳機號碼…
快要到機場時,他從後照鏡看著我問:『小姐,你有很趕時間嗎?不急的話我帶你出去玩!』
現在回想,那時我是腦麻還是失能了嗎?居然一路忍受他,現在我絕對在單眼皮話題剛起的剎那,立刻飆髒話甩耙子走人。



昨晚我又帶左邊出門做例行性檢查,回程叫車,來的是一個開計程車不到一個禮拜的年輕人。
他完全不知道台北市區的路怎麼走,所以沿路我就在後座指揮左轉右轉。
他跟我抱怨衛星導航常帶他去單行道,搞得他逆向行駛,還說這一個禮拜都沒賺到什麼錢。
我問他在開計程車之前做什麼工作,他說他做過粗工,也在殯儀館上過班。
我對殯儀館工作這件事比較有興趣,所以就往下追問了下去。
小捲頭的年輕人說,他的工作是負責開車接送往生者,有時忙不過來還要幫往生者換衣服。
我問他第一次會不會怕,他說他膽子大沒怕過,但他一直強調在殯儀館工作的心得:
『如果你沒做過這份工作,絕對不會知道寒流來的時候台灣死多少人。』
『家屬在的時候我們禮俗什麼的都馬做得很隆重,家屬一走,往生者就隨便塞進冰櫃疊在一起,因為寒流時候,生意好到各大殯儀館的冰櫃都不夠用。』
我不免俗追問他有沒有遇過靈異經驗,他說到一半,可惜車子已經到了我家樓下。



比起那些粗魯沒禮貌、或是精神異常的運將,我倒蠻希望能再遇到這位年輕人一次。
因為我想把下半段的靈異經驗聽完,畢竟鬼故事聽一半有種大便大不乾淨的痛苦。

PS:發現照片跟內文不符的人,請原諒我無法拍到那些司機~



創作者介紹

雷夫特廣場

leftce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Anary
  • 如果是我碰到那些怪司機,我一定嚇死。
    又,妳家牆的顏色越看越好看。
    恰恰是在監工嗎?
    春花開是在挖什麼咧?
  • 忽然發現我家綠成一片好像民進黨總部XD~另,開開在玩一個硬幣大小的點滴瓶蓋。

    leftcenter 於 2008/03/09 07:06 回覆

  • cenry
  • 恰恰:好不容易有出場(露臉)的機會,居然是講跟我無關的運將大哥!Why?Why?Why?
    西米路:果然是偏心的娘....(逃跑ING)
  • 這位路人,你會不會要求太多?

    leftcenter 於 2008/03/09 07:07 回覆

  • malamei
  • 看起來新竹的計程車司機比較正常...

    這次能到台北去會貓友見本尊真是太好了!
    下次希望有機會能去謁見左邊老先生以及恰小姐&春花開!
    我棉家小五也歡迎大家來玩喔!
  • 好啊好啊,我來訓練春花跪在玄關迎接你^^我也要找機會去見小五王子,因為他應該是我這輩子唯一能認識的豪宅單身漢,我仰慕他已經很久了ㄎㄎㄎ…

    leftcenter 於 2008/03/11 03:34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