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月1日下午小名春花的開開去動了外科手術,當天早上我也意外的進了外科急診。
至於發生了什麼事,我不知道老天爺為什麼這麼安排。

IMG_5499.jpg
決定讓春花去動手術,主要是因為她肩上的那個不明腫包。

這兩個多月來,我一直採取觀察的保守態度來看待它,多年來看護腎衰竭心力交瘁的痛苦,讓我逃避不想面對家裡的貓有任何重大疾病的可能,春花好吃好睡,事情就這麼拖著,4月底的某日,森林的Dear和我聊到去協會演講的醫師外科經驗豐富,當日演講有提到判斷腫瘤的細胞穿刺法,Dear建議我如果不想春花無端挨刀做切片,或許可以簡單的細胞穿刺得知腫包是好是壞。

IMG_5456.jpg
我約了時間帶春花去看診,得知了不好的結果。
以醫師多年執業的經驗判斷,春花肩上的不是腫包,而是腫瘤,雖然我有觸摸注意它的大小有無變化,但隔著毛皮還是不如X光片看來準確,從片子判斷,腫瘤增生並往下長,做了驗血確定身體狀況無慮後,醫師立刻決定日子準備進行切除手術。
原本看不出大小的腫瘤,剃毛之後看得非常清楚,比之前我拍照時明顯大了1倍。

IMG_5469.jpg
因為腫瘤實在太大,加上它沿著肩胛骨和脊椎生長,切除有一定風險,主刀醫師希望我能全程在場,以防手術當中有任何狀況需要與我討論。
IMG_5476.jpg
手術之前因為擔心,也是因為心神不寧,結果我發生了意外。
我現在住的房子之前的屋主在陽台邊緣釘了一些鐵釘,其中有一根非常突出,雖然過去經過偶爾會被鉤住衣服,但我一直沒有去處理它,春花準備手術的那天早上,我本來打算去陽台幫她準備一個新的貓沙盆,以備手術後隔離在客房使用,結果因為脫鞋底滑,我差點在陽台滑倒,摔倒瞬間,我本能的想用手扶住陽台,沒想到,就這麼準確,我的左手掌心被那根突出生鏽的鐵釘劃開了。
於是,在春花手術之前,我去萬芳醫院縫了六針,非常微妙的,鐵釘劃開了我的生命線,也非常微妙的,在春花挨刀縫針之前,我先替她領受了苦痛。

IMG_5571.jpg
春花手術約略花了兩個小時,這是取出來的腫瘤,我有拍下醫生切開腫瘤的剖面,但怕血腥照片太多在此暫不公布。
主刀的醫師多挖了腫瘤旁邊的肌肉,一方面是以最後一次手術的心情做大範圍的清除,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送驗時,能化驗腫瘤旁邊的肌肉是否有被惡性細胞蔓延。

IMG_5515.jpg
從進醫院檢查到開刀為止,春花都是非常乖巧的模範生,但氣麻甦醒的過程,她卻一改溫和性情,開始爆怒,可能是生氣不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,在我懷裡照紅外線保暖燈等待體溫恢復時她不斷低鳴怒吼。
IMG_5535.jpg

因為傷口很大,醫生給她上了紗布繃帶,這些防護主要是怕她傷口裂開,可是沒想到卻招致一連串恐怖災難。
這孩子完全沒辦法接受自己身上有這些東西(我想也跟術後不舒服有關),回家之後,她一出籠子就想掙脫身上的這些束縛,她不斷哀嚎彈跳重摔,我去抱她,她發瘋似的不認人,為了讓她冷靜下來,我把她戴上頭套關進提籃,沒想到她竟然在提籃裡把頭套紗布通通拆掉。

IMG_5541.jpg
一個小時後我飛奔回醫院請醫生重新包紮,可是回到家她還是非常非常暴動,在提籃裡不斷亂撞,眼看紗布不斷滲出血水,而且考慮到術後免疫力降低需要休養的問題,不得已之下,我只好把她身上纏的那些繃帶紗布通通都拆了。

終於,她安靜了下來。
IMG_5551.jpg
隔離之外,在視線範圍內,我放她出來走一走,她也不哭不鬧乖乖的蹲坐。
雖然外露的傷口有些怵目驚心,但我只能先屈服於她固執的意志,目前只把傷口照顧好再說,不過這兩天她活動力恢復了,還是不肯吃飯,這讓我很擔心。

IMG_5547.jpg
順帶一提家裡其他貓的反應,大小姐不為所動,照樣過日子,反倒是曾美妙被春花開刀回來的怒吼聲嚇壞了,不確定關在客房裡的是誰,她竟然在陽台櫃子上窩了兩天,完全不敢進屋。
IMG_5555.jpg

我想去摸摸她安撫她,結果被她狂罵髒話。

IMG_5557.jpg
唉,我不知道後續要面對的挑戰是什麼,我有點無力,心情也很複雜。我的左手生命線和春花未來的生命線不約而同在同一天被劃開了,或許是老天爺暗示我往後人貓都能得到重生,但或許是厄運的預告也說不定,不過此刻我沒辦法想太多太遠,我只希望春花能趕快恢復食慾,傷口能復原良好,這樣就夠了。
IMG_5564.jpg

靜待結果揭曉,未來的事,等來了再說。

 

PS:謝謝神豬歐巴桑寄給春花的營養品,兩天不肯進食的春花5月4號凌晨已經主動喝水吃飯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ftcenter 的頭像
leftcenter

雷夫特廣場

leftcent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5) 人氣()